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萌宝来袭:杀手娘亲腹黑爹 > 第549章 清冷墓碑
听书 - 萌宝来袭:杀手娘亲腹黑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549章 清冷墓碑

萌宝来袭:杀手娘亲腹黑爹  | 作者:长青|  2022-09-20 10:13: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好,什么都依你。”御无双笑着将连沧月横抱起,“走,我带你去见见我们的恩人。”

御无双抱着连沧月走了出来,环顾四周,却始终没有看到东方汐的身影,心中生出一份愧然,他忽然明白了东方汐的苦心。

东方汐之所以来帮助自己,不过是记挂着连沧月的安危,如今他又离开,只不过是担心她与御无双又生嫌隙,所以不声不响地消失了。

……

三国统一后,所有的腐朽或者奢靡在这场战火中化为灰烬,西楚的皇室在满目疮痍中重兴百业。

朝廷上北甸与南诏所有的制度全部用西楚的制度所代替,从官吏制度到军队编制无一巨细,赋税减免,更正法令,朝廷上一片清明,百姓则安居乐业,天下归心。政通人和,盛世繁华。

……

“娘娘,您现在是双身子的人,像军营那种地方还是少去的好。”碧落唠叨道,她上前将连沧月扶住,“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又要责罚奴婢了。”

连沧月抚摸着隆起的肚子笑道,“哪里有这么娇贵?太医不是说了么,活动活动对孩子更好。”

“可也没见哪个有了双身子的人竟然还策马飞驰在军营中,你若是有了什么闪失,我定然斩杀三军为你陪葬。”不知何时,御无双走过来扶住了她。

此时,豆豆一路小跑乐颠颠的跑了过来,碧落生怕他冲撞了连沧月,便拦住了他。

豆豆朝着碧落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自然晓得轻重。”

他笑嘻嘻的走到连沧月的面前,抚摸着她隆起的腹部,“小弟弟,你快点出来吧,哥哥带去打猎。”

连沧月被豆豆那一脸的萌态逗笑了,她用纤细的手指戳着豆豆的额头,“你则么知道是个小弟弟?”

豆豆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嘟着嘴说道,“豆豆就是喜欢小弟弟嘛,女孩子太麻烦了。”

御无双则黑着脸瞪着他,“女孩子乖巧可爱,哪里不好了?”他倒是希望这胎是女孩子,最好长得像连沧月。

……

丫丫出生的那一天,御无双焦灼的在大殿外等候着,听着连沧月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他恨不得冲进去握住连沧月的双手,只是碧落一行人死死的将他拦住。

抱着怀中粉嫩的婴儿,御无双的眼眸灿然如花,他终于得偿所愿了。

……

两年后,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穿着粉红的轻纱,迈着小碎步跌跌撞撞的跑着,她的皮肤白皙犹如冬日白雪,尤其是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几乎要滴出水来。

“哥哥,等等我嘛!”

俊美男孩的脸上虽然浮现出一丝不耐烦,但还是停下了脚步,他伸出手握住女孩粉嫩的小手,“你是女孩子,要注意仪态。”

女孩点了点头,抬着亮晶晶的眸子说道,“哥哥,抱抱。”

豆豆微微皱了皱眉,伸手将粉嫩的女孩抱了起来,女孩身上香甜的气息让他的额头舒展开来。

御无双正低头听李森汇报三军的事情,忽而看到身量不足的豆豆正抱着丫丫,便疾步走过去将丫丫接过来,语气里带着一丝责备,“丫丫这么小,摔着她怎么办?”

豆豆撇了撇嘴,“是她自己跑过来让我抱的。”

只听啪的一声,那双粉嫩的小手打在御无双的脸上,“不许,说哥哥。”

御无双展颜一笑,一脸宠爱的与女孩额头相抵。

连沧月缓缓的走来,她抚了抚鬓角笑道,“你这样会宠坏她的。”

“女孩子本来就是要宠的。”御无双简直将丫丫捧在手掌心。

豆豆抽了抽嘴角,自从有了这个妹妹,爹爹简直就成了宠娃狂魔,什么都依着妹妹,恨不得将天上的星辰都摘下来捧给她。

“东西都收拾好了么?”御无双漫不经心的问道。

连沧月笑了笑,“千年人参,北极雪蛤,还有鹿茸貂皮……装了满满当当的一车,只是东方先生未必欢喜这些东西,毕竟这些对他而言都是身外之物。”

“见面礼也不过是个问候。”御无双笑着逗着怀中的丫丫,丫丫被他弄的咯咯笑。

“娘亲,我们要去看望东方先生么?”豆豆的眼神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仿佛此刻已经按耐不住了。

连沧月笑着点了点头,“明日带着你和妹妹一同前往,可好?”

豆豆兴奋的抱住连沧月,“太好了,这几年我可是苦练棋艺呢,到时候一定要与东方先生一决高下。”

……

缥缈峰依旧是风雪漫天,一入眼便是茫茫无际,连沧月与御无双已经见怪不怪了,豆豆和丫丫则兴奋的打闹在一起,他们虽然都见过雪,可是却没有见过这样大的雪,片片雪花吹拂在脸上痒痒的,冰冰的,两个孩子伸出手捧住手中的雪花,眼眸中满是欣喜。

只是寻找了许久,依旧不见东方汐的身影,连沧月不禁皱了皱眉,莫非东方汐孜然一身游历人间?

李森贴在御无双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御无双的眉头紧锁,他轻轻的吩咐了李森几句,便挽住连沧月,“我们回去吧,东方先生或许不在这里。”

连沧月的心中隐隐不安,她随着人群缓缓下山,却发现几个侍卫神色慌张的挡住了她的视线。

连沧月疾步走过去,拨开人影,入眼的却是一块墓碑,而幕布上则刻着几个字,沧月之夫???--东方汐。

连沧月呆呆的站立在雪中,雪片纷飞在她的身上,形成一层薄薄的轻纱,墨发纷飞在风中。良久,她跪倒在雪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哀鸣,哭的想个孩子一般,泪流满面,而心如刀割。

御无双则站在她的面前,为她遮住风雪,他只是安慰的拍打着她的背,他知道她此刻需要宣泄,那就哭个痛快吧,既然还不了他的心,就用眼泪来填补吧。

“哥哥,娘亲怎么了?”丫丫不解的问道。

豆豆注视良久说道,“或许风雪吹进了娘亲的眼眸中。”

“娘亲,怎么跟丫丫一样,这么喜欢哭鼻子啦?”丫丫抓住豆豆的衣摆。

豆豆一把将丫丫搂在怀中,用自己小小的身躯为妹妹取暖,他望着远处的墓碑似是明白了什么,便缓缓说道,“丫丫,你知道为什么缥缈峰的雪会这么大么?”

丫丫不解地摇了摇头。

“因为它知道它的主人最喜欢的是白衣胜雪。”豆豆的声音在风中飘散,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他知道,那个白衣胜雪的男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