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言峰士郎异闻录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们啊
听书 - 言峰士郎异闻录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们啊

言峰士郎异闻录  | 作者:三角四方圈圈叉|  2022-09-20 09:44: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在黑暗中,室内又湿又冷,灰尘与霉味钻进鼻腔中。

在那房间的正中央,贞德四肢无力地坐在一张椅子上――手被绑在扶手上,手脚和身体都用厚实的皮带牢牢地绑在凳子上。她感觉全身像被抽空一般乏力,身体到处都在发痛,只要一有动作就会感到一阵阵刺痛。

很勉强地睁开眼睛后,她审视了一下,发现自己全身是伤。干掉的血变成了黑色,为了防止她咬到舌头,嘴巴还被破布堵的严严实实。

“哈里路亚~哈里路亚~哈里……路亚~~~~”

房间一角的暗处中传出了圣弥撒的歌声,朝着声音的方向转头,那是一个黑色的人影。

纯黑的头发,纯黑的法衣,藏身于纯黑的角落之中,明明就在眼前,贞德却有一种那处只有黑暗的错觉。

个头很高,身体却瘦的像竹竿一般,是因为受伤的原因吗?贞德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也看不清面前这个男人的脸,就像是五官都变得歪斜而揉成一团混杂的雾一般,但是隐隐看出他在微笑着。

“我还挺喜欢圣弥撒的,这音乐可以说是绚丽美妙的具体呈现,而人类的祈祷混杂在其中是显得如此的无力和空虚,就像一只脚在水中拼命划动来表现自己美好的天鹅。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他挥舞着双手,高兴地又唱了一会后,又继续自言自语。

“不过我当然不是单纯喜欢这个才来当主教,更重要是因为我超喜欢《圣经》的,当然我并不喜欢后半部分,就像是无聊的说教,我很喜欢前半部古代犹太人的故事――他们自相残杀,狂饮希伯来酒,接着同妻子的侍女上床,真不错哇。这种内容吸引我读下去,我不大理解大宝书后半部,它似乎全是说教讲道,而不是行军打仗和抽送纵欲。”

察觉到贞德醒来的男子走过来,看向贞德,出乎意料,是一双温柔而带有怜悯的眼睛。

整齐的五官,黝黑的皮肤,完全和这里气氛格格不入的过于爽朗的笑容,能看透宇宙尽头般的眼神――但是贞德从他身上完全没有察觉出人类的气息。

“哎呀呀,明明让他们毫发无损将你带来,他们做得真是不利落……不过请你原谅他们,毕竟大多数人都不会怜香惜玉,反过来,这种嗜虐和鬼畜才是本性,对对对!多么的美妙啊,即使看起来似乎是,但是这可是促使人类进步至今,而且今后还会不断前进的本性哦?”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自称主教的男子竟然对她献上礼仪,并轻柔地为她拿出塞嘴的破布。

“咳……”

贞德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嗓子里发不出声音,痛苦地不断咳嗽,咳嗽中伴随着少量的血吐出。

“无视吗!?呜哦哦哦哦哦!真是太让我寂寞了!明明我这么的爱你!对!神爱世人!!这绝对不是空话!但是、但是你却无视我!?无视爱着你的我吗!大脑在颤抖!我要你死刑!死刑!死刑啊!!”

男子等着一会,没有得到回答的他忽然癫狂地抱着脑袋呼喊起来,身体朝后以接近九十度般进行弯曲。

“开玩笑开玩笑,不需要勉强说话的,基本上我能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不过死刑是真的,本来在你刚被捉那天就已经决定死刑了,是火邢哦!因为‘让大地为鲜血玷污的女人,必须被上帝之净火烧成灰烬’,真是佩服他们想出这么文艺的杀人理由,不过人类烧烤起来是很香的哦,猪牛一类牲畜都能发出香气,那么高贵得多的人类不是应该飘散出更美妙的芳香吗?看,我可是很相信我的幻想的哦!”

就像是很多个人糅杂起来一般,变化无常的男子又变换成了一副认真的语气。

“明明是这样子为了国家,他们却把你当做杀人嗜好者还有战争狂人一样看待,但这可是相当过分呢,他们自己不也是一样吗?看,你是多么的热爱人类,多么的慈悲啊。可就算这样,还是有少数人能够理解你的这份爱啊……对,就像我这样,深爱着世界一切人类的存在。”

虽然能理解男子所要表达的意思,但贞德不觉得那是在赞扬自己。要说起来,总有种被当成傻瓜的感觉,似乎这个男子是在审判她的内心世界,对她的灵魂品头论足一般。

“太过复杂你不懂吗?觉得我把你当成笨蛋?当然不是,而是对你的那种将自己凌驾于其他人类之上来进行裁决的心态表示钦佩啊,你知道这世界最美的东西是什么吗?”男子摇了摇食指,发出啧啧之声,“是纯粹,是最彻底的执念。我一直认为只有那种固执思想才能让灵魂绽放出美丽的花朵,所以我觉得或许教会会有那种狂信徒,但是不行啊――我走遍了许多地方,尝试了许多东西,可总是差那么一点。可我在你身上,一个来自农村的小姑娘身上,看到了我一直苦苦寻找的那种执念――那是多么美的杀戮意志,不掺杂任何杂质,纯粹到了极点。”

他方才的兴奋样貌荡然无存,他改用沉著的态度和冷酷的声音。

“听神谕,领军,胜利,收复失地,败北,被俘虏,死刑,一气呵成,堪称英雄中的典范。不过,你不是正义的伙伴啊,你所代表的是你自己所听到的意志,真是傲慢呢,难道你以为自己能代表那个人的意志吗?说到底,到底那是不是那个人传达给你的?”

“……怀疑这点,才是错误的想法。”

说到这里,贞德稍微停顿了下,看来说几句话就很痛苦了。

“主是不会舍弃我们的,主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人。我们之所以祈祷,也就是为了治愈主的悲伤。没错,我确实是……听到了主的叹息……”

我无法忍受这种感觉,也无法对此视若无睹吧。为了让主不再流泪,为了给他最大的抚慰,我就向这个世界的地狱发起挑战――穿上铠甲,挂上佩剑,举起旗帜,奉上我的性命。没错,我从主那里得到的启示并不是荣耀和胜利,也不是义务和使命感。

主仅仅是在发出悲伤的叹息而已。所以,至少也应该由接到这个启示的自己来为主消除叹息的根源。

“我是一个十分愚钝无知的人,我只能透过这种方法――那就是通过杀死某些人来挽救更多的人,我相信除此以外就没有其他能挽救故乡的方法。为信仰立下誓言,然后毫无忏悔地展开了彻底的杀戮和歼灭。对满身血污的自己来说,火刑才是最合适的结局。”

即使被人看到可悲的姿态而饱受嘲笑,即使遭到人们的愚弄谩骂,我也毫不介意。那么,祈祷吧。我只需要祈祷,说到底也仅仅是一个愚钝而微不足道的乡下小丫头的死亡,只不过是迟早会埋没在历史洪流中的琐事罢了。

“对,就算他们真的如此憎恨我,就算他们背叛了我,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和原因,我都会……选择原谅他们。”

要憎恨一切,还是哀怜一切呢――贞德做出了选择。悲怜一切,慈爱一切,她相信人类,相信他们总有一天能理所当然地到达“那里”。

“啊啊,原谅他们吗?像优等生的模范回答,正因为你是笨拙到连说谎都不能做到的人,所以我并不会怀疑这点,这样吗……你明明已经被自己所相信的一切所背叛而无人来救,却还是坚信自己听到了神的‘声音’,而落得如此下场也被认为是自己应得到惩罚――”

听到贞德的话后,男子意外地啧了啧嘴,似乎有些不满贞德的回答。放佛看到了珍奇的昆虫死的,表情复杂地看着贞德。

“贞德,你知道‘神’吗?不同于教会的人和你所崇拜的对象,是属于更另类的神话中的神。”

“……?”

“在那个被唤作神代的、这个世界还到处充满着魔力的时代呀,各种‘概念’和‘异物’和人类之间都曾经有过交流。虽然彼此都有着智慧,但说到底还是不同种的生物,在这其中,怪物被称以‘神’的名号也不少。”

男子以眺望远方的眼神说着,像是在怀念过去一般眯起了眼睛。

“那样一来,果然还是会无可避免地发生矛盾,也因此而产生了许多的喜剧和悲剧。当然,这在人类之间也是一样的……但毕竟对方是力量的凝聚物般的存在呀,矛盾的级别和误会的级别都是不同次元的!也就是说欢笑和悲伤的程度也随着成倍提升!”

“……你到底想说什么?”

“理所当然的,憎恨也同样会发展到与之相应的程度。”然后,男子以陶醉般的表情回想起昨晚看到的情景说道:“但毕竟本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称为‘复仇者’了吧?”

“……复仇者?”贞德已经越来越不明白这个男人在说着些什么。实际上最为更怪异的是,从刚才开始,男子一直没有说过自己的身份,但是贞德却也毫无想要询问他身份的想法,这简直就像是――从一开始他们就已经认识了一般。

男子脸上泛出一抹虚无的微笑,温和的眼神如同孩子般闪着光。

“是的,太遗憾了,从你刚才的话中我明白到,你的内在,并非是我所期待的人类的光辉,而是无――什么也不是,构成你核心的个性,是虚无啊。你没有作为你自己的形象,正因为你是没有脸的怪物,所以不管什么面具都能戴上,正因为是这样的怪物,所以能毫无疑问地听从虚无缥缈毫无证据的神谕,成为人们称颂的圣女,作为人的话,这点应该是值得赞扬的吧,但却不是我所期待的方向。

当然,讲到底,你还是帮助了我来将世界的洪流导向有趣的方向,非常感谢,贞德。你是体现出人类的珍贵存在,你让我看到了人类的可能性。然而,我想看到你其他的面孔,带上其他的面具。”

他站起来,点着了一根蜡烛,在这个小小的房间开始徘徊,摇动烛火中映照出各种冰冷、渗着血色的刑具、鞭子,不知多少刑具布满了房间四周,大多数贞德都无法叫的上名字。那都是完全以人类智慧发明出来,单纯为了在人类肉体上施加痛苦而制造的道具。

也借助着烛光,贞德才看清自己坐着的椅子,扶手上留下了无数爪痕和鲜血,木头的颜色变得像焦油一般――不知道曾经多少人在这张椅子上呼喊祈求,乃至绝望,但是拷问者无动于衷地拒绝让他们安详地走向死亡。

“放心,你很幸运,你不用知道这座城堡的大多数地狱。在见到你之前,我总是在脑中想着要将你给怎么办好……然而,在见到你之后,我改变了主意,拷问的意义在于在对方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给予人类肉体的痛楚实在上意义很小,我一直觉得真正的刑责和痛苦是寄宿在灵魂之中的。再说,像你这样的人,这些痛楚是无法你的分毫。”

男子拿起一个皮袋放到桌子上打开,从中拿出一把小巧的刀子,刀锋发出渗骨的寒光。

“但……我刚刚又有了个新想法,那就是关于吉尔的见面礼物的事。”

“吉尔?这和吉尔他……”

“冷静,他以后会吃好穿好,活上好一段时间,我只是想要为有趣的他送上一本书……对了,你不认识字对吧?我觉得阅读是好事情哦,看书的时候可以连同作者的灵魂和思想也都一并阅读,是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之一。”

“要完成那本书,需要你一些东西。”双眼放光的男子用手指擦了擦刀刃,绕到贞德背后,撕开了背后的布料,贞德。“不过你不会介意吧?吉尔作为你最好的战友,难道你不想给他留点纪念品吗?”

“嗯,视乎不同的方法,将你成为抖m贞德和色欲贞德也不错的样子,肯定会大受欢迎,但是这样一来乐趣度似乎还会降低一些……所以我们现在按照基本法行事,来个复仇的贞德吧!”

刀子贴上背后的肌肤,铁器冰凉的触感,让贞德禁不住哆嗦一下。

顺便一提,如果想要看到色欲贞德形成过程的话可以去加入*******,说不定某个已经祈愿黑贞的瘦宅作者有空就会写出另一个世界线的贞德所遭遇的事哦。

男子微微一笑,缓缓推刃,像给梨子削皮一样,平平地在贞德背后削出一大片不带血的皮,随着刀刃沿着皮肤推进,贞德也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惨叫声。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